利用人性弱点的炒作,罗一笑事件朋友圈刷屏的背后的利益链

今天早晨,媳妇突然问我微信有钱没,

我说“没有,要干啥”

媳妇“朋友圈别人转发的一个小朋友好可怜需要募捐”

我“你确定这个信息是真实可靠的吗?”

媳妇“朋友圈好多人转这个文章,没有就算了,我等明天再捐,今天捐满了,好多人都捐了,应该不假吧”

我“你又爱心泛滥了是不”

于是乎,我打开朋友圈才知道,原来这个捐款文章已经昨晚开始被刷屏,也算是热门事件了,稍微看了看文章,标题叫“罗一笑,你给我站住

1-31 利用人性弱点的炒作,罗一笑事件朋友圈刷屏的背后的利益链

大致讲的就是一个小孩得了白血病进了重症室,家里每天花1万多的医药费,还救不了他的命,文章确实写的很动容。该文出自深圳某杂志社主编罗尔之手。今年9月8日,他5岁的女儿罗一笑查出白血病,罗尔开始在微信公众号上记录一家人与白血病“战斗”的历程。他说没有选择公益捐款,而是通过卖文的方式,每转发一条,合作机构就会捐出一元。同时,文章也开启了打赏功能

然后罗尔也会对所有的读者的评论一一作出回复,我不知道是什么让一个父亲在女儿这样的情况下还能一一回复网友。如果是我  手机我都可能不会看,各家奔走到处借钱,有人要捐款我也绝对不会拒绝。也许是我喜欢去探寻人类的阴暗面   我总觉得这里面有门道。

事实如何呢,有很多人发现了端倪,先来看看网友的评论吧。

1-31 利用人性弱点的炒作,罗一笑事件朋友圈刷屏的背后的利益链

1-31 利用人性弱点的炒作,罗一笑事件朋友圈刷屏的背后的利益链

原来一切都是营销的套路,就有点变味了。

罗尔在11月29日的文章《我承认,我被钱砸晕了头》中自述,在受到了治疗费增加的压力后,有公益基金主动找他,为孩子发起筹款活动。但他拒绝了,而是选择和深圳小铜人公司“合作”。罗尔的文章在小铜人的公众号“P2P观察”里推送,读者每转发一次,小铜人公司向罗尔定向捐赠1元;保底捐赠两万元,上限五十万元;截至11月30日零时,文章同时开设赞赏功能。

结果11月27日不到半天,赞赏金就抵达五万上限,阅读量突破10万。午夜过后,赞赏功能恢复不到两小时,赞赏金再次达到五万上限,阅读量突破100万。然后,就是读者循着小铜人留下的线索,找到罗尔的公号,继续打赏;打赏达上限后,就加罗尔微信号,直接转账。

本来一件平常的表达爱心的捐款行为,经由公司的营销操作,变成了山呼海啸的网络事件

然后就有知情人站出来说,罗尔在东莞深圳三套房。另外,自称知情的医生说,笑笑的花费日均5000左右,第二是社保基本已报销80%以上,到现在为止总花费是11万,扣除可报销的,自费大概2万。

也就是说罗尔可能并非穷人,孩子住院治疗可能也非我们想象的高昂得无法承担,作为父母,孩子病重,写出深情意长的动人文章,也是人之常情。

可是,这个事情经由P2P公司的操作之后,完全变了另一个样子。不捐款的人,随手转发,表达了廉价的爱心,真有爱心的人看到文章,悲悯之心突起,慷慨解囊。

可是,无论是转发者,还是捐款者,可能都是出于本能的善良,未必真正知道背后的更加复杂的真实。孩子得白血病是真的,父母着急是真的,求助转发是真的,但罗尔并不穷、其治疗费用并不高可能也是真的。

我们试想,如果对笑笑的捐助交由慈善基金和大型救助公司处理,那么罗尔的家庭情况,以及孩子真实的治疗费用,是必须要向捐款人告知的,捐款人有这个知情权

可是,在营销式的捐款模式中,人们更多的是凭一种情感和一种情绪在捐助,可能并不知道背后更多的事实,尤其是背后的营销策略。

结果是,不知情的大爱人士不断地给罗尔捐款,可能已经大大起超过了治疗费用。这种溢出治疗费用的善意不能说是多余的,但至少是因为不知情而造成的。

我想,所有的善都必须以真为前提,没有了真,这善可能成为伪善,甚至成为了恶。那么表达善的人,也要以真为前提,否则是在助长伪善,甚至助长恶

无论如何,孩子都是无辜的,真心期望她早日康复。人们的心意并没有错,应该鼓励这种善良生长。但这种营销式的捐款行为,值得监管机构和我们每个善良的人思考。

至少,一个成熟的爱心人士,一个理性的捐款者,应该问一下,你有什么充分的理由需要捐钱?钱都到哪里去了?每一个人都成为理性的善良者,才是对爱最大的呵护。

谁都希望社会是美好的,没有欺骗,但是真正的慈善却一次次的被营销人、被惟利是图的商家玩弄于股掌,这是我所不愿意看到的,毕竟,狼来了的把戏玩的多了,哪天,真有人需要帮助,还会有人愿意出钱帮助吗?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采玩狗 » 利用人性弱点的炒作,罗一笑事件朋友圈刷屏的背后的利益链

评论 0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登陆 注册